广西壮族自治区群众艺术馆

最新公告:我馆在京举办话剧《并未走远》剧本专家征求意见会

栏目导航

【小说】女儿渡

女儿渡黄自林 南方水乡的渡船上,一位孕妇躺在船上,垫着一床花被,盖着一床花被,一位老妈妈和一个男人守在孕妇的身边。渡船往远处的市镇...

女儿渡

 

黄自林

        南方水乡的渡船上,一位孕妇躺在船上,垫着一床花被,盖着一床花被,一位老妈妈和一个男人守在孕妇的身边。
渡船往远处的市镇摆去,孕妇要分娩了,苦不堪言。她边喊着疼痛边念叨着:“妈妈啊,干嘛要生我是个女儿身?”
她折腾着、挣扎着,说:“我下辈子再也不要做女人了,做女人受罪啊!”老妈妈抓住她的手,男人也抓住她的手。
     老妈妈叫她别叫喊,省点力气,孕妇就痛苦地呻吟着。船公轻轻地摆着渡,清清的河水轻轻地托着船。我和女朋友也在这条船上,女朋友受惊吓了似的,不敢再依偎我。
     仅仅过了一会,孕妇受不了这阵痛,又喊叫了起来。这回,,她拿她的男人出气,骂:“二狗子,你这杀千刀的,你害苦了我。”旁边的男人或许就叫二狗子,是她丈夫。
男人像做错了事一般,被骂得身子有点发抖,他替妻子抺抺脸上的汗水。没想到,妻子竟一口咬住了他的手,男人没有丝毫躲闪,任由妻子咬,妻子咬住了就不再喊叫了。
       男人的手慢慢的有血渗了出来,咬的也太狠了,孕妇也可能是太过疼痛了。男人的手也一定很痛,但他没出声,只是皱着眉头忍着。
      到了岸,我也帮忙送他们去医院,并在产房外听说这位孕妇分娩了才离开。她生了个女儿,分娩时休克了过去。
      女朋友没见过这一幕,她对我说:“我真不敢结婚,结婚了也不敢要孩子。”她被吓怕了。
几天后回来,我又会这条船,我向船公打听那对母女的消息,问她们回来了没有。船公问我哪对母女。我说就是前几天在船上喊做女人受罪的那位女子,她生了个女儿。
      船公笑了,说她们昨天刚回,一家子可高兴了,船公向我描述了这样的景致:
      那女子抱着女儿,说:“生个女儿好哩,长大了会帮妈妈洗衣做饭,再长大了,就把她嫁出去当妈妈。”她丈夫说:“还好哩,你记得在船上要生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女子问:“我怎么说?”男人就学着她的腔调,说起了那天她说的的话来。
      女子说:“我说的吗?是不是你瞎编的?”那个叫二狗子的男人于是叫船公作证。
我问船公:“你作证了吗?”船公说:“作啥证啊,女子都这样,出去时还是女儿,叫苦连天,回来时当了妈,幸福得什么都忘了。”船公又说:“要不,人家怎么会把这渡船叫女儿渡啊!”
女儿渡,妙极了。这一个来回,一个女子脱胎换骨般的做了妈妈。
       不久,女朋友生日,她带着我从城里回到她乡下老家,和她妈妈一起过。她对妈妈说:“谢谢您,妈妈,谢谢您给了我生命!”我为之激动。女朋友说在女儿渡上,知道妈妈生她不容易,儿女长大了有出息了,在祝自己生日快乐的同时,难道不应该想到临产阵痛时妈妈痛得死去活来的样子吗?
 

上一篇:【散文】忆我的京族阿叔
下一篇:【小说】被拐的女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