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壮族自治区群众艺术馆

最新公告:“我为大督查提建议”活动宣传推广

栏目导航

【小品】阿庆嫂开店

阿庆嫂开店 编剧:牧童人物:阿庆嫂——开饭店的单身女老板胡司令——退休的军人,光棍刁德一——饭店掌勺的,男黄世仁——银行信贷科长喜...

阿庆嫂开店
      编剧:牧童

 
人物:阿庆嫂——开饭店的单身女老板
胡司令——退休的军人,光棍
刁德一——饭店掌勺的,男
黄世仁——银行信贷科长
喜  儿——饭店服务员
道具:桌子一张、椅子两把、大炒勺一个、对联一幅
(所有演员全部反串,男扮女,女扮男)
 
(嫂高兴地上台,喜滋滋地东张西望,等着什么人来)
嫂  我,阿庆嫂,过去在沙家滨开饭店,给新四军做联络站,凭着一张巧嘴笑迎八方,把这小店的生意就做活了,嘿,阿庆嫂也成了名人了(得意地。)如今改革开放了,人们都讲究个复古啊、怀旧啊,我就把这小店再次开了起来,我充分利用名人效应,聘请刁德一给我掌大勺,下岗女工喜儿给我当公关,想着这生意肯定会火,可不知咋整地,就是没人来吃!(唱,粤曲分飞燕调)哎呀,难难难!?赚点儿钱咋这么难呢
(嫂发现喜儿呆呆地坐在桌前)
嫂  喜儿,我请你当公关是让你去找黄世仁贷款,你不出去公关,在这傻呆呆地坐着干嘛?
喜  老板娘,我……
嫂  我看你又在想你的大春哥了吧?
喜  没,没有。
嫂  还说没有,现在大春在外地打工,这一去就是三五年,俗话说丈夫丈夫,一丈之内是你的夫,一丈之外嘛,哎呀,还说不定是谁的夫呢!
喜  啊?那可咋办啊?
嫂  所以啊,我劝你还是想开点儿,先把贷款的事儿谈下来,到时候你有钱了,大春儿就不用到外地打工了。
喜  那倒也是。
嫂  喜儿,如果你把这贷款的事谈下来,咱们有钱了,就把这阿庆嫂大酒店装修一下,再扩大点经营规模,一楼大厅、二楼包厢、三楼桑拿、四楼客房,肯定能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到时候我升你做副总经理!对,我还要分你10%的股份,让你也尝尝做老板的滋味!
喜  只要你不让我下岗就行了!
    (胡司令上,嫂发现,忙迎上去)
嫂  喜儿啊,来客了,快随我接客去!接客去!
喜  哎!
嫂   (开门迎客,一惊,自言自语地)他,一个老光棍,跑我这寡妇店里来干嘛?
喜  欢迎光临!里面请!
胡  (高兴地)阿庆嫂,恭喜发财!恭喜发财!
嫂  哟,这不是胡司令吗?小店真是棚壁生辉啊!喜儿,给司令倒茶!
喜  哎!
嫂  司令啊,您来点什么?
胡  阿庆嫂,不必客气,我今天是特地来给你道喜的!
嫂  (自语地)这草包给我道喜?拜托了,您可饶了我吧,吃白食还差不多!(转对胡)哎呀,司令啊,嘿嘿,您坐,喝杯茶,歇歇脚,实在闲得没事可干,您还可以唱唱卡拉OK,嘿嘿,不收包厢费!
胡  哎?阿庆嫂,不要拿老眼光看我嘛,如今我可不是当年了,我现在每天都在老年大学里学习,眼看春节到了,我亲自给你写了副对联,你看看中意不?(拿出卷着的对联)
嫂  (拦住)司令啊,先放下先放下,这离过年还早着呢,我看你是不是还是先进里面坐一下?要不我让老刁给你炒俩菜,烫壶酒?
胡  (失落地)哎,看来你还是不接受我呀!
嫂  (对里面,大声地)刁德一给胡司令炒俩小菜烫壶老酒!(说着赶紧躲开了,急下)
    (刁德一手提大马勺上)
刁   胡司令?莫非是那草包?(走近胡,左看右看)
     (胡坦然地与他对视)
刁   草包胡,我来这干嘛?
胡   小刁,你怎么这个样子?哈哈!
刁   这样怎么了?下岗了,幸好阿庆嫂聘请我来掌大勺,好歹也能混口饭吃!
胡   小刁,我看你就是人太精了!我听说你一直在追求阿庆嫂,是吧?
刁   难道你不是在追求阿庆嫂?人家可对你没一点意思,我看你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
胡  小刁,做人要厚道些嘛!她有没有意思是她的事,我可是认定了她是我今生追求的唯一目标!海可枯,石可烂,老胡我这颗心永不变!
刁  行了,也太酸了,咱们谁也不说谁了,看在过去老相识的份上,今天我给你露一手!(掂大马勺)
胡   好!今天我还约了一位贵客。
刁   吃白食还搭伙结伴的,够黑的你!
胡   不要用老眼光看我嘛,我听说阿庆嫂这小店要扩大经营,想贷点款,我今天特地约了银行信贷科的黄科长。
刁  黄科长?
胡  就是黄世仁啊。
刁  黄世仁,逼杨白劳还债的黄世仁?
胡  不提老黄历好不好,他逼杨白劳的是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信贷科长啊!请他来了解了解情况,顺便吃餐便饭,嘿,我买单!
    (嫂端着茶壶上)
刁  阿庆嫂,草包胡约了黄世仁今天要到咱这来吃饭
嫂   真的?
胡   那当然!
嫂  (高兴地)喜儿!喜儿!
喜  (跑出)老板娘!
嫂  快,准备接客!黄科长要来了!
(喜儿一惊,心事重重地)
嫂  喜儿啊,今天可就看你的了!
喜  老板娘,不大好吧?
嫂  哎,你这丫头怎么能这么想呢,有什么不好的?他黄世仁过去对不起你,现在咱不跟他计较了,只要他想起过去的事,心里有那么一点点悔过,给咱们贷款就行了。
    (黄世仁上)
嫂  喜儿,贵客来了,咱们接客去!接客去!
    (喜儿不太情愿地走上前)
嫂  哎哟,黄科长大驾光临,里面请里面请!
黄  阿庆嫂,你好啊!
嫂  好好好!您黄科长来了就更好了,喜儿,给黄科长倒茶!
喜  是!
黄   (一惊)喜儿?
喜  黄科长,请喝茶!
黄  喜儿,这些年你过得挺好的吧,你看你这身材,多壮实啊,跟男的似的。
喜  嗯。您还是那么苗条,象个姑娘!
黄  喜儿,当年都是我不对,哎,对不起你了!(起身鞠躬)
喜  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嫂  是啊,是啊,过去了。过去了。
黄  喜儿,听说你的头发,都白了。
喜  嗯。
黄  这不是挺黑的吗?
喜  刚染的。
黄  噢。
胡  小黄啊,坐下说嘛,干嘛都站着?
嫂  是啊,快请坐,快请坐!
(黄等人坐下,喜儿欲下)
嫂  喜儿啊,你别下去,老熟人相见,今天咱们都好好聊聊。
胡  对。咱们说说贷款的事儿。
黄  阿庆嫂,我听胡司令说你想贷款。
嫂  对啊,可这贷款的事听说可难办了,我可真是没门路啊!
黄  其实也没什么难的,我们银行就办理这种业务,你先提出一个申请,填好表,只要附合规定,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嫂  真的?
黄  是的,听说你还雇用了下岗工人,那在利率上还会享受国家有关的优惠政策呢!
嫂  太好了!黄科长,您 可真是帮了我大忙了!老刁,快去弄几个招牌菜,今天我要请黄科长好好地吃一顿!
刁  好!我再烫壶酒,边吃边聊!
黄  这,不大好吧,我今天是来工作的。
胡  没什么不好的,今天是我请客。
黄  这……
胡  要不,你买单也行,这就不犯规了。
黄  好,我买单,算是我给喜儿赔不是了。
刁  草包胡,你还是吃白食啊你!
胡  (胡不好意思地)我才不是吃白食呢,我,我还带了副对联,你们看(与阿庆嫂、喜儿一同展开对联)
嫂  生意如同春意美。
刁  财源更比水源长。
胡  恭喜发财!
    我老胡给大家拜年了!
众  拜年了!(众笑。)
(剧终)

上一篇:【小说】你像春天来又走
下一篇:【小品】胎 教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