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壮族自治区群众艺术馆

最新公告:“我为大督查提建议”活动宣传推广

栏目导航

【小说】英舞八记

英舞大学毕业后,参加了县事业单位录用人员的公开考试。面对着上百名的竞争者,她脱颖而出,不管笔试面试,都过关斩将,一路高歌一路进,成...

        英舞大学毕业后,参加了县事业单位录用人员的公开考试。面对着上百名的竞争者,她脱颖而出,不管笔试面试,都过关斩将,一路高歌一路进,成了县里某局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看着那么多的竞争对手在自己面前纷纷败下阵来,英舞有一种说不出的狂喜,经常在心里说道:“我骄傲,我自豪,因为我有值得骄傲和自豪的能力!”渐渐的,她那颗我就是一切、一切就是我的心,越胀越大。

一、英舞变服记

         英舞是农村长大的姑娘。自小学到高中,她几乎没有穿过新衣服,在她家所有的亲戚中,英舞是最小的女孩子,那些堂姐、表姐们就把穿不合适的衣服送给她。说实在,不是英舞不想买新衣服,而是堂姐、表姐的衣服实在还可以穿。英舞家境相对贫寒,没法子,只能穿那些旧衣服。到大学后,从体面的角度出发,英舞终于可以有穿新衣服的机会,毕竟,都上大学了,不可能再穿老旧的衣服了。但是,还是家庭经济的原因,英舞只能买些“山寨版”的新衣服,没法去买那些名牌的服装。平时,英舞穿着朴素,也可能是这个原因,她不大喜欢和人交往,朋友不多,也不爱抛头露面。英舞认为自己这样的着装,有些寒酸了,怕人家瞧不起。
         英舞尽管没有让她认为值得骄傲的衣服,但她却有着别人所没有的资本,面容娇美,一张圆圆的脸蛋,镶上一个高高的鼻梁,加上一双圆圆的黑眼睛,一张红红的小嘴,外带一双迷人的酒窝,有让人一见就真心疼的感觉。英舞身高一米六一,这在北方,不算是长得高的女孩子,但在边陲小县的南方,已经不是矮个子,而是佼佼者了。
英舞有时想,如果自己出生在那些富有的家庭,那该多好,她一定会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那些瞧不起她穿朴素衣服的人都知道她也是一朵花。但是条件所限,只能将就,英舞就让“牛粪”拌暂时在鲜花上。英舞一直有这样的念头:有朝一日,我要出人头地,要穿上最喜欢最漂亮的衣服。
        现如今,英舞经过层层考验,几经出现险情,但最终顺利通关,离她一直想要的梦想就不远了。英舞知道,女大十八变,最大的变化就是衣服变。她下了决心,要买衣服,买名牌衣服。
         自得到第一个月工资起,英舞就只留伙食费,其余全都拿去买新衣服。平时,她挺注意观察别人穿的衣服,所以,很快就进入角色,不用别人做参谋,知道什么是合身衣服,什么是漂亮衣服,什么是名牌衣服。她逛遍全县城所有大小卖衣服的商店,浏览遍网上卖衣服的网址,淘自己所喜欢的宝,不只选对的,还要买贵的。
不久,她的小衣柜就挂满了她新卖的衣服,可她还是不满足,还继续挑、继续卖。有一句话说,我们人是以食为天,可是,如果吃同一种东西,吃得多了,不论味道有多好,都会腻的。可是,女人买衣服,买得再多,不会腻的,都是不止不愿意罢手,还会越来越上瘾。更何况是以前买名牌新衣服的欲望长期被禁的英舞,这可是用九头牛也拉不回的事了。
       在英舞所在的办公室,还有好几个女的,据英舞了解,以前没有公开招聘,这些女人的丈夫都是大大小小的领导,都是靠关系或照顾进来的,均为有头有脸的女人,家里也都挺有权有钱的。英舞平时也注意观察她们,见她们几乎每天都穿不一样的衣服,两三周了不见重复,而且都是名牌的。有些衣服,英舞在背后只瞪眼,连叹气。在英舞的心里,那些人就是一个个“贵妇”。那些“贵妇”在英舞刚到来时,和英舞的关系还可以的,因为那些“贵妇”文化水平有限,有许多办公室工作方面的情况需要英舞帮忙,特别是电脑方面。英舞不怕她们来麻烦自己,是怕她们瞧不起自己的朴素打扮。
         现在,英舞的衣服多了,也有了和那些“贵妇”同台竞技的资本,也开始会干一天穿一套衣服的事了。不久,英舞发现,那几个“贵妇”和自己说话越来越少,特别是在她也一天穿一套以后,尤为明显。我们知道,女人嘛,愿意对比自己小许多岁的小女孩、小姑娘说漂亮,但对年龄超过十五、十六岁的姑娘乃至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人,就不愿意说漂亮了,超过三十岁的女人,这种心理尤为严重。现在,英舞的年龄是有优势的,衣服几乎能和“贵妇”们 “平起平坐”,有些明争暗斗的味道,话哪能不少呢?
英舞选择了沉默,但是,她好强的心,是不会认输的。
       很快,英舞不再一天穿一套衣服,而是改成一天穿两套衣服,上午和下午不一样。那些“贵妇”知道英舞是在斗气,就不和英舞比,她们之间的话更少了。自此,英舞变了,变成非常在意着装的姑娘,也似乎有点把以前所欠自己的新衣服债还清的味道。
       每天,英舞穿着名牌服装,在镜子面前一照,转了好几个圈,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禁感慨:“人确实是靠衣装啊!”照了好久,才恋恋不舍地走开。

二、英舞变发记

        虽然,英舞在服装上感觉到有些成就,有了让自己值得骄傲的一些资本,但是,英舞觉得,还是缺少什么。在恍惚中,英舞意识到自己的发型还是“原装”的,很明显,这“原装”的发型已经配不上豪华着装,更对不起自己那漂亮的脸蛋。

      “不行,我要改变我的发型!”那段时间,英舞经常在镜子面前这样自言自语。
英舞自小在农村长大,劳动锻炼多,吃东西相对接近自然产品些,身体素质是比较好的,她老家那里种有许多茶树,盛产茶树果,拿茶树果洗头发,头发挺乌黑的。本来,这是现代女性最理想的头发,可是,在英舞的眼里,却越看越土。
       问题又跟着来了,在究竟做什么样的发型才漂亮这个问题上,英舞又犯难了。英舞想到,应该做成像一些明星一样的发型,才够漂亮。可究竟像哪个明星好呢,英舞又犯难了。
       她觉得,自己的脸长得像当年极红透顶的明星邓丽君像一样圆,平时也最喜欢听邓丽君的歌,如果做成和邓丽君生前的发型,也不错。但是,她很快想到,现在自己是一头长发,挺乌黑亮丽的,许多同学朋友都很羡慕的,把它剪短了,剪掉的部分实在有些可惜;还有,邓丽君的发型也过时了,现在不算时髦,没有“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效果;更何况,邓丽君虽名噪一时,但红颜命薄,早早离开人世,现在去模仿她的发型,有点怕头发“同型相怜”,有晦气,邓丽君的发型就不想了。
        英舞马上放弃了这个想法,又想到,如果不能像邓丽君,难道就不能像其他人?她想到,自己的身材窈窕,有人说就像陈慧琳,自那以后,她开始崇拜陈慧琳,现在陈慧琳不是挺红的吗?她决定做个陈慧琳的发型。女人,历来都是想不如行动的。不出一个星期,英舞的发型变成陈慧琳的。
        英舞在做好像陈慧琳的发型后,刚回到宿舍,马上穿上一套名牌衣服,配上一双高跟鞋,往镜子前一站,顷刻间,她觉得好神采飞扬,几乎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是如此的美女!英舞自我感觉比以前精神抖擞了好多。
然而,过了一段时间,英舞发现,虽然自己现在自己的发型像明星了,那些男人对她的回视率又更高了,但是没有哪个人在她面前尖叫道:“哇!陈慧琳!”。她有些沮丧,特别是同办公室的那些“贵妇”,反而对她有一种不屑一顾的神态。英舞又觉定:得马上有所行动,要让她们注意到我!
        为此,英舞就去染了头发,一头乌黑的头发,变成了一头淡黄发。这是英舞人生历史上的第一次染发,显得特别的兴奋。她只有一个目标:让人家注意到我,一定要让“生态平衡”。
       有一天,英舞去市场买菜。有一位小女孩也跟着她的妈妈去买菜,就在卖菜的大妈找钱给小女孩的妈妈时,一张五角的人民币掉到地上,小女孩较矮,看到后就捡起来,然后送给卖菜的大妈。卖菜的大妈很是感激,就说了一句:“多漂亮的姑娘!”
       恰好,英舞就从卖菜大妈旁边经过,以为说的就是自己,高兴极了。为此,英舞马上转身过来,兴奋地把卖菜大妈剩下的半筐青菜都买下。回到宿舍,英舞把青菜丢到一边,回味着刚才大妈说的那句话,神浸在被人赞美的幸福中,直到认为世界就是我,我就是是世界,才停止想象。

三、英舞变身

        自变服、变发后,英舞自我感觉良好,高兴了一段时间。一段时间后,她感到,还是没引起多大的轰动,还是觉得好像缺少什么。英舞见那些同办公室的“贵妇”,她们不只穿金戴银,还都是有房有车,丈夫都是领导,有身份有地位的。平时虽话不多,但从那些“贵妇”的眼神中似乎看出,有一种瞧不起人的神态,英舞意识到自己应该还有地方比不上她们,不是同一个档次的。为此,英舞就留心观察这些“贵妇”。
       经过认真观察,英舞发现,这些“贵妇”个个体态丰腴,该凸的一点都不凹,该弯的一点都不直,该圆的一点都不扁。于是,英舞有些大彻大悟似的意识:衣服、鞋、头发都是外表之类的东西,属于硬件设施,自己身体上某些部位才是内在的东西,属于软件设施,人只有内外都变才是真正的变,硬件和软件都变才有质的飞跃。英舞又下定决心,要从身体上改造自己。
        想到不如做到,英舞马上行动,到县城中最好的女子美容院,办下一张会员卡,预交半年的美容费用,这样的一次性交费还可以免费延期两个月。自此,一到周末或者下班,除了吃饭时间,英舞就泡在美容院里,还疗理结合,在饮食也颇下功夫。
        经过两三个月的努力,英舞的身材变了,如愿以偿地达到该凸的一点都不凹、该弯的一点都不直、该圆的一点都不扁的效果。只是她有些异样的感觉,以前,身材苗条,走路、跑步都感觉身轻似燕。现在,她该凸的凸了之后,走路摇晃了许多,感觉不方便,不好控制,快走时就好像有东西要掉下来摔坏似的,跑步是不敢跑了。英舞觉得,动作虽然不麻利了,但为了脱胎换骨,这样的代价付出是值得的,况且,世界上不论哪种收获不是在付出的基础上得到的呢?
         这之后,英舞觉得,这下自己真变了,可以有了和那些“贵妇”一比的资本。
一切就绪之后,梳妆完毕的英舞,楚楚动人地走到镜子前,英舞不相信这就是自己,不禁发出深深的感慨:“这下,生态该平衡了。”
      为此,英舞决心利用放在办公室中那面用作整理着装的大镜子,看看自己究竟能不能比得上那些“贵妇”。每当那些“贵妇”同事经过大镜子前面时,英舞特意迎上去或者赶上去,两人同时出现在大镜子中,就在这一霎那,英舞看紧镜子,然后断定自己和“贵妇”的高下。刚试的那时,英舞还是很有信心,但继续试下去,不知道是心虚的原因,还是原先比不上人家之后总老是有感觉比不上人家的原因,英舞感觉还是不如人家,越比下去,感觉越明显。最后,英舞觉得自己就是邹忌,那些“贵妇”就是城北的徐公,有些相形见绌。
          经过认真分析,英舞觉得,自己的“硬件设施”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意外应该是出在“软件设施”上。英舞还是没有泄气,还是她的倔性的作用,下定决心,再分析总结,要找出为什么自己老是比不上那些“贵妇”的原因。

四、英舞学步记

         英舞再次下定决心后,认真观察“贵妇”们。不久,她发现,那些“贵妇”之所以如此有傲人资本,她们走路的姿势很有文章。
        经过认真比对,英舞见“贵妇”们走路,有点类似时装模特走的猫步,一步一步的,很有节奏,不快也不慢,非常适中,给人一步一脚印的感觉。反观自己,英舞觉得自己走路,好像中老年妇女急着去赶圩那种样子,脚步快,有些跑的样子,没节奏感。“是,就是这个原因!”英舞又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马上行动!”英舞感觉事态严重,这可能就是自己的症结所在。她一刻也不停,到名鞋店买了几双高如竹竿的高跟鞋和几双大如航空母舰的厚底鞋,利用下班和周末时间,关紧门,打开电脑,学着那些模特走路的姿势,就在宿舍里练猫步。
        英舞加班点加紧练,练得认真,非常刻苦,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可是,楼下的住户忍不住了。那高跟鞋的鞋跟尖刺的触地声,让人心惊肉跳。楼下的住户,好像就是在鼓中然后被人敲击的感觉。楼下的住户不是本单位的人,是来英舞单位暂时租住的,起初不敢说。后来实在忍不住了,楼下的住户到找了英舞,委婉劝说。然而,英舞觉得,自己就快练好了,就差那么一点点火候,所以对楼下的住户委婉劝说置若罔闻,倾其所能的练。楼下住户实在受不了了,只好去找英舞的单位领导,反映情况,带一半哭声说:“我们差点就疯了。”领导只好找英舞谈话,     阻止英舞那疯狂的学步。自被领导阻止后,英舞就把学步场搬到公园,继续练。
         功夫不负有心人,英舞的猫步终于练成。从起,英舞的步子又有了一个大变样,不再是以前那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样子,而是每走一步,就略有轻轻一停,脚底又有节奏发出“嘚……嘚……嘚……”的响声,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听一首歌曲。英舞每次走过街头,那些男人就停下脚步或手中的活,齐刷刷地将目光对准她,静心听英舞脚底发出的“音乐”声,不小心的人口水都滴下来了;那些和她年龄相仿或比她小的女孩,投来羡慕的目光,比她大的少妇,则射来嫉妒中带着恨意的目光。上班时,同单位的许多男同志将头探出窗外,看她走路的姿势。英舞此 时更为来神,步伐更为有节奏,更为响亮,俨然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球环农贸超市里边有一个专门屠宰羊、狗、鸡、鸭的地方,那里每天时时都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有一天,英舞去球环农贸市场买菜,她那有节奏的脚步声就在肉摊中间回荡,娓娓动听,那些正在被屠宰羊、狗、鸡、鸭们的惨叫声竟然突然停下,发不出最后的叫声,在安乐的脚步声中甘愿死去。
            英舞为自己能练成猫步而感到满足,她觉得,自己又更上一个档次,又有了和那些“贵妇”一比的一种资本。也就不怕在那些“贵妇”们面前相形见绌了。可是,英舞和“贵妇”们的话更少了,“贵妇”们的脸也更难看了。

五、英舞学舌记

        英舞自练得猫步后,“贵妇”们的脸更难看了,一见面,好像欠着她们有几百万钱财似的。不只如此,情况又起了新变化,那些“贵妇”开始经常聚在一起,在英舞背后指指点点。英舞一看,就觉得说的就是自己。她很想知道“贵妇”们究竟是说了自己什么,但又无法打听。每次,英舞刚一注意或转过头,她们就停下来,不说了。这让英舞更加想知道她们究竟说了自己什么,老是认为她们肯定是在背后揭自己的短。
        有一天,英舞在办公室没事做,有些无聊,就胡乱看些电影,她选了《让子弹飞》这部影片。她正看着看着,电影里突然有一句台词“城里的女人就是白!”她的心里不由“咯噔”一下,这句话使她马上有这样的潜意识:乡下的女人不白。英舞想:我是乡下女人,如果我是城里的女人,该多好啊!英舞有些悲哀感。
       恰巧,就在这时,那些贵妇正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其中一个说道:“听那个人讲话,感觉好‘曼’啊!”说完,大家又哈哈大笑。这“曼”字和笑声,深深刺痛英舞的心,因为“曼”是城里人才讲的话,也是看不起乡下人的一个蔑称。
        英舞所在的县有多种方言,包括仰、宗、隆安、乳、左州、府等许多种,最为统一是仰话,百分之八十的人讲仰话。但是,不同的地方,仰话的发音、音调、口形等不完全一致,有很大差别,一般是一讲话,就知道是哪里的口音了。县城的口音尤为特别,如果不是自小在县城中长大,真不好学。
      英舞所在的县有个不成文的“民间潜规则”,有些城里人认为自己是城里人,就自以为比乡下人高一等;相反,有些乡下人认为自己是乡下人,自以为比城里人低一等。正因为这个原因,有些人就以自己能讲县城的口音自居,当成是一件荣耀的事看待。所以,有些人一跑到县城,就千方百计模仿城里人的口音,怕人家瞧不起。现在,不偏不斜,就在英舞想成为城里的女人时,有人笑说“曼”,虽不知道是不是说的就是她,可她听到了,就以为说的就是她。英舞由悲哀变成心痛。
        心痛之余,英舞意识到:既然我不是城里人,那我可以学做城里人啊!这个念头,又成了英舞的一根救命稻草,在脑海中灵光一现,英舞很愿意继续想下去:我现在哪一点不像城里人呢?着装、发型、肌肤、步行、气质已经算是城里人了,而且在城里我还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工作,应该是比较完备的城里人了,就是平时讲的话,老是带 着浓重的老家的口音,让人一听就知道是来自“曼”的,不是城里的姑娘。
        英舞几乎马上当场决定:不行!我要讲一口流利的县城话,马上学,连学步这样的难事我都学到,就嘴上的功夫,学城里人的口音,有什么难呢?于是,铁定了学城里人舌头的决心。
         很快,英舞有了学讲城里口音的计划。她有个亲叔叔,在城里工作,娶了个城里的女人,有了一个堂妹。英舞想,婶婶和堂妹会讲一口流利的城里话,就跟她们学吧。英舞一改往日和叔叔婶婶来往较少的情况,买了些礼品,就上叔叔家,和婶婶堂妹聊个不停,从鸡毛蒜皮到惊天大事,从伊拉克到美利坚,无所不谈,无话不言,而且越谈越有劲,越是滔滔不绝。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英舞虽尽力学舌,但是效果仍不明显。毕竟,讲了这么多年的乡音,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掉的。英舞的每一句话,还是有非常浓重的乡音,让人一听就知道是“曼”的。尽管难度大,英舞有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的性格特点,决心是不会变的,更是变本加厉地学饶县城的舌。
      英舞见光光在叔叔家学舌进步不明显,就不只去叔叔家,见卖菜的大妈、卖米粉的大娘,只有是是县城的口音,就刻意的去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英舞总算有点进步,每讲一句的头一个词,竟然能发出县城的口音,可头一个词后,县城口音就没办法讲下去了。英舞不管这些,能模仿多少就多少吧!
       两个月后,英舞的话变了,每次讲话,起音是县城口音,落话是浓浓的乡音,有些不伦不类。然而,英舞觉得很高兴,总算能憋出县城的一点口音了。可是,这可害苦了听她讲话的那些人,有时,英舞讲聊一两句,有些人吓 得别人毛骨悚然,赶紧走开,场面很是骇人。
        一次,英舞问同办公室的一位“贵妇”,才开口,惊得那“贵妇”赶紧打断她的话,说:“你讲的话我听不懂。”说完,用耳塞往耳朵一堵,不理英舞了。英舞有些诅丧,自己努力学的县城口音,别人却听不懂,不由感到,只有继续学,才会讲一口流利的县城口音,别人才能听得懂。
        不久,农历七月十四到了,英舞回家过中原节,这是她在县城工作后的第一次回老家。刚到家,那只再熟悉不过的老狗一见英舞,就跑过来,还摇着尾巴,用头碰到英舞的脚。英舞则用半夹杂的口音说:“溜……溜……好久不见,多可爱的狗,在家要听话……”可是,话还没有说完,老狗吓得夹着尾巴跑了,一直跑到狗窝才敢回头,还惊恐地看着英舞。英舞很是生气,骂道:“真是乡巴狗,城里的话都听不懂,太‘曼’了。”把东西刚放好,英舞最喜欢的花猫也跑了过来,她抱住花猫,格外地高兴,又用半夹杂的口音说道:“你才不‘曼’哩,不像那只乡巴狗,一点都不晓得人性,你才是……”还是没说完,花猫吓得大叫一声:“喵……”惊骇地在英舞的怀抱中用力一窜,跳着开跑了,一直跑到床底下,不敢出来了。看着失魂落魄的花猫,英舞又骂道:“还是乡巴猫,猫脸出不了虎面,没一点城气,还是太‘曼’了。”
           英舞是家里唯一的女儿。平时,父母对她格外地呵护,英舞对父母也格外地敬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回家,英舞觉得父母好土好土,于是,英舞第一次有了训斥父母的话,她的父母面对女儿的训斥,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第二天,英舞觉得在老家再也无法呆下去,就回了县城,继续热衷地去学她的城里口音。

六、英舞一恋记

         英舞毕竟就是英舞。其实,自上初中起,她一直是男生追求的对象,可她从来都不理过,觉得那些男生不般配自己,不是自己梦中的男人。现在,她大学毕业了,有了工作,有了身份和地位,加上本来她就漂亮,不用说了,隔三差五,就有男青年有事没事找她、约她。这是她最得意的地方,久不久,她的办公桌上就有一束新鲜花,下面有联系的号码,那是同办公室的“贵妇”无论如何也无法有的事情,所以她最得意。
        一晃,英舞也二十五六了。有人说,女人嘛,十七十八一枝花,二三二四一朵花,二六二七一瓣花,二九三十要落花,超过三十不是花。所以,英舞感到自己也应该谈恋爱了。为此,她更格外注重打扮,从说话到做事,都要体现自己是个淑女的形象。
         英舞觉得,自己就是云端的天鹅,芳心应该属于她心目中“高、富、帅”的小伙子。她认为,所谓的“高”,就是身材高、家庭成分高、学历也要高,和自己一样,也是本科学历以上;所谓的“富”,反倒要求不太高,只有有房有车就行了;所谓的“帅”, 如果是有潘安的相貌,或者略逊一些,是最理想的,但只要“高”和“富”有了,就可以略有缩水,毕竟,英舞知道,自己尽管尽力包装,可是目前还是“草民美女”一个,不能不把门槛降一降。
        英舞在耐心的等待,认识她的小伙子很多,邀请她约会的更多。可是,这些小伙子,往往是有“高”则无“富”,有“富”则无“高”,有“帅”则无“富”等等。所以,英舞从未答应过哪位小伙子。她想:“我既然是天鹅,就应该是像模像样的‘蛤蟆’才般配得上我。”
大学毕业两年多了,英舞还是没有发现“梦中情人”,然后“一见钟情”。那些小伙子,见英舞拒绝多了,就不再像当初一样,排队来。英舞有点急,但她不担心,她认为:“我是一朵花,插在南国边陲,东盟国家的男人都为我倒一大半。”
       功夫不负有心人,英舞的耐心等待,终于等来了她的第一匹“白马”。来追求英舞的小伙子名叫天方,出生在干部家庭,爸爸在某局当局长,妈妈是银行的副行长,身高一米七五,大学本科毕业,现在银行工作,非常符合理想中英舞的“高”;有如此的背景,家境不用说,在城东路有一栋楼房,在福幸小区还有两套房子,车虽不是宝马奥迪,但也是不俗的凯美瑞,也非常符合英舞理想中的“富”;“帅”则不必提了,光光那身高,就不知让多少女孩子心仪,看那长相,肯定比不上潘安,也和帅哥的明星有点差距,但已经达到英舞理想的程度。
       自英舞和天方认识后,两人打得火热,如干柴遇烈火,齐刷刷掉进温馨河里。有人在他们俩背后感慨:“所谓传说中的郎才女貌,这才是啊!”那段时间,每天上午,刚上班不久,天方就送来热乎乎的早餐,恭恭敬敬地放在英舞面前;中午,英舞还没下班,凯美瑞已经停在办公室外;晚上,一下班,则由英舞选去最喜欢去的地方吃饭,然后挑买英舞喜欢的衣服之类的东西。
        这样的境遇,惹红了同办公室的“贵妇”们的眼球,在背后的指指点点更多了。此时,英舞才不理会那些指指点点,反而感到什么才是舒服和得意。为了更加感到舒服和得意,那段时间,她每天都特意穿最新潮流的不同的时装,这更惹红“贵妇”们的眼球。看着“贵妇”们投来阵阵羡慕而嫉妒的目光,英舞感到阵阵的快意:“终于感到做女人的感觉,我的悉心付出总算没有白费。”在天方的打了“支援”下,英舞把自己打扮得更是楚楚动人,似乎世界的又一个奇迹即将出现。
         天方告诉英舞:“我的父母都是从农村里出来,体验过农村的艰苦生活,都知道今天的来之不易,平时生活挺简朴的,我自小在县城长大,没吃过苦,正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一再告诉我一定要娶一位农村的姑娘,而你是最合适的。”英舞则把自小在农村不易的生活经历告诉天方,说自己是如何的吃得苦。
        到了英舞去天方家的日子,为给天方父母留个好印象,那天早早,英舞就去美发中心整理发型,特意把头发盘上,做一个非常漂亮的造型。为把自己打扮得洋气,特意戴了两个耳环、两个手镯、一个戒指,还特意装上假睫毛,涂上口红,然后穿上一套白色的裙子,配上一双红色高跟鞋。看英舞的样子,打扮得比出嫁的新娘更漂亮,大有牡丹雍容与华贵、倾国倾城为之绝的味道。
           天方的父母早就知道自己儿子的女朋友是个大美女,对英舞的豪华也有所耳闻,但他们更愿意自己的儿媳妇是个能吃苦耐劳、会操守家业的女人,认为这样他们才能安度晚年。为传达这样的信息,就在英舞来的那天,夫妻俩商量后决定,翻出放在衣柜多年的老旧衣服,天方的爸爸穿一套老军服,天方妈妈则穿一套邹得无法形容的裙子。
         一到天方家,天方的父母一看英舞的打扮,心里就凉了半截。英舞本以为,自己未来的家公家婆为自己的天仙而欣喜若狂,可没想到,却是不冷不热的态度。
           那晚,天方的父母就对天方说:“天方,英舞如此打扮,想必她是个虚荣心很强的女人,我们就你一个儿子,虽然你大学本科毕业,可是你自小娇生惯养,说实在,没有爸妈,连你的工作都有问题,只有找个能苦耐劳、会操守家业的农村姑娘,才能弥补你身上的缺点,英舞看起来像一朵花似的,这种人一进门,就会把你当奴隶使唤,城里的姑娘会打扮,我可以理解,那些自小没打扮过、生活又过得相对简朴,长大后却可以倾心打扮自己、要补偿自己小时候艰辛的姑娘是要不得的,也最为可怕,这种人,等我们老了,还不喝西北风去?何况当今世界,花花绿绿的,娶个如此妖艳的女人,她能守住你一辈子吗……”
          当今的独生子女,大都没有主见,一切是父母安排。天方一经父母的当面教诲,似乎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是啊!我现在简直就是英舞的奴隶,每天都给她买早餐,还亲自送去,就差没给她喂而已 ;还每天都对她进媚奉馋,还要看她的脸色如何,现在尚且如此,往后真不知道怎样……”很快有了悔意。
          第二天,英舞知道天方的一切,也不含糊,说到:“人嘛,好聚好散,不就是想给留个好印象吗,想不到成了人家的把柄,乡下人,就是没有眼光,我也不勉强,俗话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同样,‘芳草何处无天涯’,此地不留我,自有留我处……”英舞知道,在天方后面,还有一营以上的小伙子等着她呢。
                 英舞的第一次谈恋爱就这样结束,同办公室的“贵妇”知道后,那天,说话大声了许多。

七、英舞二恋记

           自和天方分手后,英舞一点都不着急,认为自己虽不是皇帝的女儿,但多少也是天上的一只靓天鹅,不愁没有蛤蟆上钩,况且自己还有如此好的工作,更不用说。不久,一个叫夜谭的小伙子又走进英舞的视线。
夜谭是城里长大的小伙子,父母都是城里人。自上次被没有“远见卓识”的“乡巴佬”“退货”后,英舞一直想把心中那腔厌气放尽,要嫁给城里人,为此,她更加努力学习讲城里的口音。
          英舞选择夜谭,是有根据的。夜谭虽学历不高,只是高中毕业,是个退伍军人,在某局做办事的科员,但身材挺高;“富”则不用说,光光家里的那个门面,一个月的租金就可以够一家人一年的费用,父母还经营着一家酒店,夜谭已经买了一辆轿车,奥迪的;“帅”则绝对是标准,就是潘安见了,也不敢在夜谭面前骄傲的。
自和夜谭交往后,英舞有了上次的教训,不敢再放肆,而是低调了好多。面对夜谭的殷勤,英舞不敢大意,早上不让夜谭送早餐,中午不给夜谭来接,晚上才敢出去吃东西。打扮也大不如前,毕竟,英舞有了前车的颠覆,就有了这次的借鉴。
            夜谭叫英舞多打扮,不要拘泥什么,因为他的母亲每天都刻意去打扮,。英舞的脑子才转过来,明白夜谭的父母是城里人,花枝招展些是好的,如果不打扮反而被看不起。正因为夜谭家在县城,英舞觉得自己有点压力,似乎有什么东西没有准备好,有些担心。
后来,她终于意识到,县城人经常以自己是城里人自居,不会讲县城口音也可能被人看不起的,于是她更加努力学习县城的口音。但是,英舞越急着学,越感觉学得不好,尽管有夜谭悉心指点,矫正发音,依然转不过调子,反而似乎更觉得难听。
         夜谭告诉英舞:“我的父母很迷信,特信风水学,几乎天天烧香,做什么事都去‘科学家’那里看日子,自知道我 和你谈恋爱后,高兴得要死,就去选好日子,什么时候能让你进我的家门。”后来,夜谭说告诉爸妈说英舞是个窈窕淑女,美若天仙,爸妈更是想一睹未来儿媳面容。
           不久,日子选好了。本来英舞想学好了县城的口音后再去夜谭的家,可是夜谭的爸妈已经选好日子,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到了去夜谭家的那一天,英舞不再敢去美发厅做一番打扮,但也下不少功夫,特意穿一套时髦的裙子去。
          到了夜谭家,夜谭妈妈看见英舞后,笑得嘴巴不能合拢,赞口不绝,感叹:“我家的媳妇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比一代好!”夜谭的爸爸见后,眼球老是在穿着低胸裙子的英舞身上溜转,弄得英舞不好意思。夜谭妈妈发现后,把夜谭爸爸拉到卧室,拧转着夜谭爸爸的耳朵就像黑白电视机时代从第一转频道一口气转到第十二频道一样,然后进行一番小声训斥:“连儿媳妇都敢这样盯眼,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如果敢再这样盯眼,就有你好看……”吓得夜谭爸爸大气不敢出,只得唯唯诺诺,乞求夜谭妈妈高抬贵手,发誓就此收眼……
见面后,英舞在夜谭的悉心指点下,和夜谭爸妈开始谈的几句还算得过去,有点像县城姑娘口音,但是随着深入交谈,“南郭先生”还是来了,情况又有了变化。
           夜谭妈妈讲的是地道的县城口音,自在自家开的酒店做了老板娘之后,又听惯了好多乡镇的口音,对这些口音,他耳熟能详。
          可是,夜谭妈妈实在听不惯英舞那种既夹家乡口音又半夹杂县城口音的话,特别是想扭但扭不过去、想这样发音却发不对或发不出的话,只能支支吾吾甚至停顿好久、让人觉得那不是正常人讲的话。如果在其他场合,心急嘴尖的夜谭妈妈肯定会破口一场,面对未来的儿媳妇,只得暗暗压下发火的气,装着和气的腔说:“姑娘,不要讲这种半生半熟夹杂县城口音的话了,我听不懂,也太难听了,还是干脆讲你的家乡口音好,我不会说你什么的,这样让我心里好好受些。”
          英舞听完了之后,被夜谭妈妈的话惊住了,有些措手不及,谁都知道,没过门,却被未来家婆如此说法,不是好兆头。于是,英舞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真的有些难听,急忙改讲家乡口音。
         可是,最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可能是近段时间英舞学习发县城口音太勤奋了,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忘乎所以的练习,英舞竟然忘掉了讲了二十多年的家乡口音,发不出来了。英舞努力的发以前的口音,还是憋不出来,反而,听起来更为不伦不类,可能是真的忘掉了。
       夜谭的妈妈一听英舞发家乡口音,感觉更为难听,更是难受,强忍火气打断英舞的讲话说:“这口音更难听,不要再讲了,要不然,我的心脏病会发作的……”
        英舞听后,非常着急,料想不到自己竟然忘了家乡口音,一下子急了,可是越着急讲,话越不伦不类,越是难听。不得已,夜谭妈妈只好脸发青的说:“你讲家乡的口音更难听了,不要再讲了,再讲我会发疯的,还是讲刚才你讲的半夹杂的口音……”
        英舞见如此,急得几乎要哭的样子,马上改到刚才半夹杂的口音,还是可能太着急的原因,刚才讲的半夹杂也讲不出,看样子就好像狗有时候吃骨头太多了,造成屎几乎结成硬硬石头,即使已经很内急也无法拉出屎来、还为此难受而嗷嗷直叫的样子。夜谭妈妈更是着急了,虽不敢撒往日泼辣的威风,但已经气得说不出话,可能是气急攻心,心跳加速,心脏病突然发作,竟突然昏倒的,吓得夜谭和夜谭爸爸急忙把她送到医院……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夜谭家挂在神坛旁边的日日准时报响挂钟,那天竟然也没有发出“咚……咚……”的响声,英舞离开后,挂钟又恢复如常。那可不是一见吉利的事,特别是在神气很重的夜谭家。
             不用多说,英舞和夜谭的戏,是唱不下去了。

八、英舞三恋记

         和夜谭的结束,英舞真的有了伤心的感觉,有时,她自己发出感慨:难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红颜命薄吗?为此,英舞有些沮丧,有些愁眉苦脸,还久不久有走神恍惚的现象。同办公室的“贵妇”知道后,一改往日嫉妒的眼光,纷纷来安慰英舞,还为英舞出招,告诉英舞,女人选老公,眼睛不要长在眉毛上面,要适当往下看。
这以后,英舞对自己的终身大事格外的小心,高、富、帅的标准在心头自然调低。不过,美女还是美女,看她、爱慕她、追求她的小伙子还是络绎不绝,但和以前相比,相对少了许多,英舞的“官衔”一下子从营级降到排极。
有一天,英舞参加高中同学集会,她唱了一首歌,是潘美辰的成名曲《我想有个家》,唱着唱着,英舞想到了自己,不禁感慨万分,泪水在不觉之间盈眶,差一点就流下来。就在这时,已经细心的看了英舞好久一位男同学见到了这样情况,及时的给她递上一张纸巾。在擦干泪水后,英舞才看清楚递纸巾的是以前曾经拼命追求过自己的男同学亦谦。
         其实,从高中开始,亦谦就开始对英舞示好,读大学时,亦谦和英舞又读同个大学,只是不同院系而已。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亦谦就在读大学时就经常利用“近水”的条件,一次次寻找和创造机会,向英舞表白内心的感情。但是,亦谦只是众多追求英舞男生中的普通者。
       亦谦相貌平平,自然没有英舞选择的理由,特别是亦谦的身高,不到一米七,在英舞眼中,还是“三寸丁谷树皮”呢,加上那时英舞以学习为重,不考虑终身大事,就将亦谦的表白都埋葬在滔滔的历史洪流当中。
大学毕业后,亦谦到县的重点高中当一名教师,可他还是一如既往,一次次寻找和创造和英舞接触的机会。可是亦谦来自农村,符合和英舞的心目中的高、富、帅标准,仅有一项学历高而已,其他项相距甚远,自然成了“质量不合格”的“淘汰品”。现如今,亦谦知道英舞的遭遇,理所当然又“蠢蠢欲动”。
         就在英舞心情最为冷落的冬天,亦谦一张递过来的纸巾,让英舞的心暖呼呼的。英舞第一次用正眼看了亦谦,只见 亦谦满脸的微笑,那种似曾记得的情调突然在英舞的心中呈现。其实,人往往如此,在困境中,有时一个小小的动作或者一句鼓励的话,让人感动得泪流满面。
         自两次恋爱失败后,经过认真的考虑,英舞终于有看破红尘的感觉。她回头想过去,不禁对自己的“高、富、帅”标准产生了怀疑。经过深思熟虑,英舞不再以前的“旧三标”为准,取而代之的是“新三标”,也就是“爱、才、厚”。英舞认为,所谓“爱”,就是真心爱自己;所谓“才”,就是有才华;所谓“厚”,就是忠厚老实,有可以依靠的肩膀。有了新三标,英舞觉得,男人长一副“安全”长相也挺好的。经过思前虑后,英舞终于拿起手机,拨通了亦谦的电话……
          不久,一切都顺理成章,尽管没有以前的轰轰烈烈,英舞却觉得轻轻松松,没有一点的压力,精神也就十分的开朗。同办公室的“贵妇”见到这样的情况,都过来和英舞交心的谈,再也不像以前,用恐龙的眼睛看英舞。
世间的美女,往往嫁给相貌平平的男人,武大郎能娶潘金莲就是证明,俗话说“美妻常伴拙夫眠”,说的也是这;而周瑜能娶到小乔,如此郎才女貌,纯属意外与巧合。
          在乡下种地的亦谦父母,听说儿子和一位美女在谈恋爱,格外为儿子操心,可自己又没文化,家也不算富裕,也不知道能为儿子做什么。最后,亦谦的父母毅然决定:将家里刚刚收来的四千多斤的稻谷卖掉。然后他们亲自跑到县城,拿着七千多块钱给亦谦,然后说:“亦谦,听人家说你的女朋友长得漂亮,得多打扮,需要钱,这些钱就给你的女朋友多买几套衣服,多给她打扮打扮,能有个漂亮的儿媳妇,我们脸上也有光,不要计较钱,如果不够花,爸妈再把地里准备熟的大糯米稻谷卖掉,再不够,牛也可以卖……”
        几乎就在同时,不知道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原因,还是没有压力的结果,或者是英舞找到发音的诀窍,英舞不需要模仿,就能发出一口流利的县城口音……
            可是,所有一切,在英舞的眼中,就如神马浮云。
           从起,英舞每天都过起什么都不用扮演的现实生活。
 

      (靖西县文化馆 莫福校)

上一篇:【电视专题片脚本】壮族稻作之都隆安——广西隆安壮族“那”文化稻作农业系统扫描
下一篇:【散文】村庄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