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壮族自治区群众艺术馆

最新公告:直播47万人观看:第十届广西歌王大赛“灵水歌圩”斗歌盛会“王中王”胜出

栏目导航

【小小说】来自尼尔斯的启迪

那年秋天,家门前的枫树知性地换上红褐色。枯叶也熬不住日子纷纷掉落,匍匐于地安然生息。早上孩子们上了学,英喂好猪,候着男人从女人房...

      那年秋天,家门前的枫树知性地换上红褐色。枯叶也熬不住日子纷纷掉落,匍匐于地安然生息。早上孩子们上了学,英喂好猪,候着男人从女人房走出,走远。英折回,在围兜上擦了擦手,不小心踩着门角的锄头,锄把反弹回来正正敲在她额头上。她犹豫着慢下脚步,很快又加快,走到灶台,从煮好的玉米粥锅里舀出一小盆,端出凉在桌面,然后抖着手从衣袋掏出一小包东西——那是前些天,放玉米地毒老鼠时剩下的强鼠毒药末。她放低手将药末撒进粥盆,弹了弹纸包,并用勺子搅了搅。地里的玉米该收了,田鼠比家鼠凶,被老鼠掏空的玉米包,就耷拉着脑袋挂在杆上。她急,挑起扁担,穿过由枫叶铺成一片红的路面......
  她知道,每天太阳升至竹竿高,那女人会披着鸡窝样的头发,踱着窑姐儿一样的步子到厅堂,会喝一碗桌面上的玉米粥。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人算不如天算。那天,在村里上学的小妮子,体育课下课后飞跑回家,热汗泠泠的她踮起脚尖,伸手够向那盘清凉的粥,舀了一勺大口喝起来……
  自从孩子父亲将女人领进家,一起吸食毒品已三年光景,英也就做牛做马地伺候了他们三年。她不敢奢望他们戒毒,只乞求他们,在吞云吐雾或筹不到钱买毒品时,拳头和烟头尽管落烫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在小狗子小妮子身上。孩子皮嫩,那一次,烟头烧烫皮肉的焦味,伴着孩子哭叫,令血肉模糊昏迷于地的英挣扎爬起,跪在男人和女人面前,嚯地撕开上衣前襟:烧我!放过孩子……
   英锒铛入狱。
      入狱三个月后,英因企图逃跑出去杀死那个女人而被关禁闭。期限到英却不肯走出禁闭室,除非监狱的高墙不再拦住她。我接受了对英做心理疏导的任务。我先致电当地公安机关,证实了她的男人和那个女人因吸毒过量已双双暴尸街头。英的儿子已被送往孤儿院。
  监狱禁闭室,四面墙壁刀削似的高耸着,抬头仰望令人生畏。高高的天顶,冷冷倒坐着个半圆形吸顶灯。四壁没有开关,灯由室外掌控。灯旁是半圆形的吸顶摄像机头,同样的正襟而威严。白的灯与黑的摄像机头经纬分明,凸显出令人惊恐不安的气氛。我想起英原所关押的看守所的提示:英的女儿小妮子临终前眼睛瞪得圆圆大大的,这个情景经常出现在英的幻觉里,正是强烈的复仇心理支撑着英活下去。
禁闭室唯一出口是镶在西墙上的一扇小铁门。秋日午后的阳光暖暖的,正从门口金灿灿地跃进来,同时涌入的是种在院子里红彤彤的枫树……
  我进入禁闭室,助手无声地递进两张一模一样的椅子。给英椅子。她坐下,没有感谢,连礼节性的眼神交流也没有。
  与英成90°的位置坐下,我侧着脸,真诚微笑地注视她的脸。
      沉默了十分钟,英先开口了。
      我就想杀了她!她抛给我第一句话。还有吗?我的问话轻描淡写。在我们管辖的女子监狱里,杀人案并不少见,特别是她刚分到的我的这个监区,大半是“砍西瓜”(即砍人头,泛指杀人犯)的!我杀了她马上就回来!(指自首回监狱继续坐牢)。我保证!她强调了一句。眼睛终于朝向我,更像求援。这我倒不怀疑!但除了这件事……还有别的吗?!比如……你还想做别的更重要的事情吗?我探寻着打开突破口。
  又是沉默。
  始终与英成90°的位置,我侧着脸,真诚微笑地注视她的脸。
  又十分钟过去,助手从门外将一张相片给我,那是英十岁的儿子在孤儿院的照片。我递给英。英迟疑着接过,待看清楚相片,忽然将相片贴于脸,歇斯底里地嚎哭起来,声音穿云裂石。长得多好!这男孩!我从衣袋掏出纸巾递到她手里,轻轻拍她肩膀,由衷夸奖。昨天我给福利院寄了两本书,一本签了名指定给你儿子。英稍平静时我补充了一句。英抬起头瞪着我,红肿的眼睛里写满了惊愕。
书名是《尼尔斯骑鹅历险记》。说的是一名叫尼尔斯的小男孩,被小精灵用妖法变成了一个拇指大的小人儿,骑在一只雄鹅背上飞上了高空。后来尼尔斯走南闯北周游各地,历经了万般磨难,终于从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勇敢而乐于助人的好孩子。你想听这个故事吗?
  英点点头。那请你闭上眼睛,没有我允许,是不能睁开眼睛的喔!能做到吗?我用哄的口吻问。能!她闭上眼睛,同时将左手的相片腾到右手,空着左手在空中摸索。我把手伸出,悄悄触及她的指尖,她像寻到救命稻草般抓住了我。我讲起书中的《与鹅同行》《空中之旅》和《森林之灾》等故事,最后讲到《黑夜历险》:
  大雁们飞到湖中的浮冰上睡觉。尼尔斯躺在雄鹅温暖的翅膀下,疲乏使他很快就睡着了。夜深时,一只叫斯密尔的狐狸窜到浮冰上,想偷袭大雁。当他快挨到一只大雁时,爪子一滑,在冰上刮出了声响。大雁们被惊醒了,拍动翅膀就冲天而起。可是最近的那只大雁来不及逃走,翅膀被狐狸叼住了。尼尔斯也醒了,他又忘了自己已变成个小人,拼命地追了上去。正当狐狸朝大雁咽喉咬下去的时候,尼尔斯追上了他,猛地一拽他的尾巴。狐狸没有防备,被他拖得往后倒退了两三步。这样大雁就趁机逃脱了。斯密尔气极了,恶狠狠地朝尼尔斯扑过去。尼尔斯紧紧抓住狐狸尾巴,狐狸不停地转圈,怎么也够不到他。尼尔斯担心这样下去迟早要被狐狸抓住,便忽然松开了狐狸尾巴,一纵身爬到树上。恼怒的斯密尔死死地守在树下,发誓要抓住他。男孩又冷又困,快撑不住了……
   妈妈!帮帮我,帮我守住狐狸,妈妈……我渲染着气氛。英突然扑在我膝盖上,泪如泉涌…… 我帮她抹眼泪,再拍拍她单薄的肩背,像抚摩。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帮帮小男孩尼尔斯吗?我捏紧她的手。我愿意!英抬头,虽然仍然闭着眼睛,回答很坚决。那好吧!我能牵着你的手走出去吗?我问。好的!她的语气充满期待。那好!现在,请你睁开眼睛,我们一起来找出口好吗?我鼓励她。她睁开了眼睛,但很快一脸迷茫。瞧!那!我指向西墙上的小铁门。
那里,秋日午后的温暖阳光,正璀璨璨地从门洞跃进,同时涌入的还有小院子里的那簇团团红的枫叶……
   啊!原来这墙上有个出口!我怎么没注意呢?!英大声叫起来,阳光!枫树!是枫树,和我家门前的一模一样……
 
(2000字)
——发表于《香樟文苑》2012年(内刊),《紫藤》2013年1期(内刊),《红豆》2013年8期。     
 


 

作者: 广西区女子监狱  覃秋林
广西群众艺术馆2014年小说大赛参赛作品

上一篇:【小小说】 高墙下的天空
下一篇:【中篇小说】蛇在梦里飞

分享到: 收藏